当前位置:krxp.cn国学姜子牙兵书《六韬·豹韬·敌强》原文及赏析
姜子牙兵书《六韬·豹韬·敌强》原文及赏析
2022-09-07

【原文】

武王问太公曰:“引兵深入诸侯之地,与敌人冲军相当,敌众我寡,敌强我弱,敌人夜来,或攻吾左,或攻吾右,在军震动,吾欲以战则胜,以守则固,为之奈何?”

太公曰:“如此者,谓之震寇。利以出战,不可以守。选吾材士强弩,车骑为之左右,疾击其前,急攻其后,或击其表,或击其里,其卒必乱,其将必骇。”

武王曰:“敌人远遮我前,急攻我后,断我锐兵,绝我材士,吾内外不得相闻,三军扰乱,皆散而走,士卒无斗志,将吏无守心,为之奈何?”

太公曰:“明哉,王之问也!当明号审令,出我勇锐冒将之士,人操炬火,二人同鼓,必知敌人所在,或击其表里,微号相知,令之灭火,鼓音皆止,中外相应,期约皆当,三军疾战,敌必败云。”武王曰:“善哉!”

【译文】

武王问太公说:“领兵深入敌国境内,与敌军突击部队正面接触,敌众我寡,敌强我弱,而敌人又利用夜暗掩护前来攻击,或攻我左翼,或攻我右翼,使我全军震恐。我想进攻能够取胜,防御能够稳固,应该怎么办?”

太公答道:“这样的敌人叫做震寇。对付这样的敌人,我军利于出战,而不适宜防守。应该挑选材士强弩,以战车、骑兵为左右两翼,迅猛地攻击敌人正面,急速地攻击敌人侧后。既攻击敌人阵外,又攻击敌人阵内。这样,敌人士兵必然混乱,敌人将帅必然惊恐骇惧而被打败。”

武王问:“敌人如果在远处阻截我的前方,急速地攻击我的后人,遮断我精锐的部队,阻我应援的材士,使我前后方失去联系,以致全军扰乱,散乱逃走,士卒没有斗志,将官无心固守,应该怎么办?”

太公答道:“高明啊!君王提出的这个问题。在这种情况下,应该明审号令,出动我勇猛精锐的士兵,使每个人手持火炬,两人同击一鼓,必须探知敌人的准确位置,然后发起攻击,或攻击敌人的外部,或冲击敌人的内部。攻击时,部队都佩带暗号,便于互相识别,并扑灭火炬,停止击鼓,之后内外互相策应,各部按预先约定的计划行动。全军迅猛出击,英勇奋战,敌人必然失败灭亡。”

武王说:“好啊!”

【例证】

夜战,历来是以寡击众、出奇制胜的手段之一。其主要作用是击敌无备,歼灭其有生力量,或扰敌不安,相机破敌。其主要条件是必须将勇兵精,行动神速,熟悉地形,深晓敌情。而防御敌人夜袭的方法,首先是加强戒备,使敌无隙可乘。其次是在得知敌人夜袭后,将计就计,设置埋伏,歼灭来袭之敌。狄青夺取昆仑关就是夜袭战的典型战例。

十一世纪四十年代,在岂州左、右江流域的羁縻州壮族中有一大姓侬氏,首领叫依智高,他经过多年的准备,于皇祐元年(1049年)九月起兵反宋。皇祐四年五月,依智高攻陷广南西路的政治、军事中心邑州(今广西邕宁),并进围广州。宋军多次征伐,都遭到失败。宋皇祐四年九月,仁宗任命名将狄青领兵出征,前往讨平浓智高叛乱。

十月初八,狄青率军出发,第二年正月初三抵达宾州(今广西宾陽县)。这时依智高因久攻广州不下,已经还据邕州。邕州城防坚固,城北百里处是昆仑关。此关为邕州天然屏障,居高临下,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是宋军进攻邕州的必经之地。宋军远道而来,利在速战,如不能尽快夺占昆仑关,将会给宋军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。因此,狄青决定出其不意迅速占领这一军事要地。

此时,正赶上一年一度的元宵节临近之际。狄青下令部队就地休整十天,并大宴将士三天,同时要宾州准备十天的粮秣。侬智高根据哨探所得到的情报,认为宋军十天后才会前来进攻,于是放松了戒备。狄青却暗中进行了侦察,把昆仑关内外的地形和军事设施以及守关的兵力部署摸得一清二楚。正月十六日晚,风雨大作,伸手不见五指,狄青亲率先锋部队,冒着风雨,踏着泥泞的道路,神不知鬼不觉地直趋昆仑关,经大半夜急行军到达关下。

守关叛军以为宋军还在聚众欢宴,加上风雨交加,因此毫无戒备,宋军顺利攻取了昆仑关。正如后来狄青所言:“贼不知守此,无能为也。彼谓夜半风雨时,吾不敢来,吾来,所以出其不意也。”宋军攻取昆仑关后,乘胜向邕州进发,侬智高发觉后,仓促派兵迎截,被宋军击败,侬智高落荒而逃,宋军大获全胜,迅速平定了叛乱。

此战宋军的胜利,关键在于出其不意,利用夜袭,迅速夺取了战略要点昆仑关。而依智高则由于放松戒备,给对手以可乘之机,终于导致失败。